• 993阅读
  • 155回复

[论坛文摘]回忆历史,了解社会;安全防范,知法普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0楼 发表于: 06-29
       第二天中午,他吃饱喝足,待着没事,然后在旅店房间里的沙发上,在那悠闲呢,又听又唱,听的是他手里头小随声听放出来的歌曲,那小随声听在当时是属于刚刚问世的好东西,再加上他本身唱歌就不错,然后他把这房门开着,这样他跟着唱,大半个旅社都能听到他房间里付出来的动静。你说这种行为,要是放到现在,肯定那就是山炮一个。但是,在当时那就是时髦的不行了,特别时髦。就这样,他的动静很快就吸引过来一个女服务员,这女的她名叫韩宝华,此女是长春附近九台县幸福村人。她也是个年轻人,就颠颠地过来,看一眼崔宝纯,一瞅小伙还行,然后挺腼腆地问他,“你这个录放机多少钱买的。”宝纯在那听着拿着,“一千七。”晃着小脑袋说,然后试图把这个录放机递给她。这韩宝华接过来简直就是爱不释手,看了一会,然后摇摇头,“哎呀,这东西真好,就是太贵了,这价顶得我一年工资了。”可不是吗,在1988年的话,她的工资也就一百多块钱,一千七顶她一年。说白了,现在你要一个月挣三千块钱,相当于那一个都是三四万呢。

       宝纯听了她的话,微微一笑,没吱声,继续哼着他的小歌。然后韩宝华接着跟他说,“还给你哦,你是做什么的?”宝纯讲话了,“我做生意的。”说完,他就突然看到自己皮箱的盖打开着,赶紧起身过去把那皮箱盖给扣上,就这么一个动作。但是韩宝华一眼就扫到了皮箱里面有好几捆大一百的钱,她心里头就“咯噔”一下,这小子准是阔少,大款,对吧,没错。要不然能用这么贵的东西,然后皮箱里头那么多钱。然后她就问,“那你是做哪方面的生意呢?”“搞点建材方面的呗,喜欢这东西吗,那就拿去听吧。”顺手他把录放机就递给了韩宝华,韩宝华那还客气啥啊,赶紧就接过来,谢了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听歌去了。

       这样,等到吃完晚饭之后,韩宝华她又来到了崔宝纯的房间,干啥。送还这个随声听,还给你。送,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主要的是可以趁机两个人深入地接触一下,对不对啊。还完之后呢,她顺势一屁股就坐到了崔宝纯的床上去,然后和他东一句西一句地在那闲聊。宝纯他什么样人,他什么看不出来,聊着聊着,上去一把就把谭宝华的手给抓回来,然后就边摸边问,“会跳舞吗?”韩宝华说,“会点,勉强,凑合,差不多,还行吧。”宝纯就说,“那走吧,带你去舞厅,咱们玩玩去。”于是两人就来到了舞厅,在那个舞厅两个人就跳舞,边跳边说话,韩宝华就问他,“你结婚了吗?”就这一句话,崔宝纯脑子里瞬间想起了他真正的老婆詹玉芬,我们已经好久没说她了,他含糊地说,“结了,但是分开两三年了。”哎,跟你们讲,各位,他很难得,竟然说了一次真话,你看到没有,他平时全是骗,这次他脑子里想着詹玉芬的时候,顺口就这么一说,但是他说的比较含糊,“分开两三年了。”你看看人家说的。接着他就问韩宝华什么情况,小华就跟他讲,“哎呀,我之前也有个男朋友,但是跟他分手了,因为他是个诈骗犯。”宝纯心里头偷偷一笑,你这是刚出狼窝又进虎口啊,对不对啊。两个人继续跳继续聊,跳完舞就回到旅社,那很简单,回头之后顺其自然地上了床。

       激情过后,躺在床上的崔宝纯对这次小小的艳遇陷入了思考,他就在想,自己已经打听好几个女的都结婚了,那是天南地北,那里都有,唯独东北之块还空着呢,而且长春这地方他会经常过来,何不就此在这里安个家呢,以后无论是歇脚,是藏身,还是跑路,都很需要在这附近建立一个窝。出于这种目的,于是第二天,他就带着韩宝华出去给她买了三百块钱的衣服,很奢侈,相当于现在给你干两个月工资。回来之后,又是一顿花言巧语,这韩宝华她就信以为真地就答应崔宝纯要跟他结婚了。其实跟你们讲,对于这段就是说也算感情经历吧,对于他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没太当回事,他的目的就一个,想在这块到时候给自己留条后路。

       随后,崔宝纯给了她三千块钱,什么意思?我这钱够你两年工资了,服务员的工作你就不要做了,别干了。消停回家呆着去,等回头我再给你汇过来十万块,这钱放到银行就是吃利息都比你打工赚得多了。十万,就跟今天的富豪一出手,甩给你两三百万呢。韩宝华当时乐得都昏了,她就告诉崔宝纯,“你就跟我一起回一趟家,然后溜溜门,让老爹老妈看看你。”宝纯一想也对,必须得去她看看,你要不去,以后落脚上哪找去。他的习惯就是你们住在哪里,我都知道。我住在哪里,你们都不知道。所以这些人,哪个人的家在哪,他都有记录了。

       于是他俩就是大包小包的去了九台县的幸福村,到这边可以说就是没什么变化,很正常。韩宝华她的父母那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宝纯搞定他们自然是不在话下。你忘了,洛阳刘晓芸那个高官老爹都能相信他,眼前的还是问题吗,轻松搞定。在这边呆了几天之后,崔宝纯就跟韩宝华说,“你家不是正式要盖房子吗,那就多盖一间出来,给咱俩留着。”韩宝华听了,说行。你看看人家,给你拿了三千块钱过来,回头要再给你十万。其实那三千块钱就够盖房子的了,盖一间花不了多少钱,在农村,她就同意了。然后宝纯告诉她,“我这边不能在这里呆了,我先出去办点事,广州那边一堆生意等着我做呢,回头我就来找你,咱俩就办事。”这样,他就离开了韩宝华,然后他没有直接去广州,而是去了哈尔滨。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1楼 发表于: 06-30
       各位就要问,他来哈尔滨做什么?长春他不去了,崔宝纯他就是这个时间又觉得长春这边得避避风头,因为他在这边认识的人太多,骗了好几次,有点不托底,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那就不好。还不如转身我又哈尔滨转一转,我还没去过那个地方呢,看看那边能不能碰上什么机会,长春和哈尔滨离得不远,而且这两个城市的规模都是差不多的。

       到了哈尔滨之后,还是之前的那一套,就是拿出了他的另一套证件。什么呢?他是沈阳军区后勤部主管化工的科长,他的名字又叫于平了,于科长。在这个哈尔滨混了一些天之后,整个城市行情摸得差不多了,市场上都需要什么东西,什么东西比较抢手,价格大致是什么样的,比如石蜡、三合板。到各个酒吧也好,一些咖啡厅也好,去认识了一些人,给他们留了个名片,人脉也结识了一些。但是随后他感觉这火候还不够,因为之前过来的时候,准备工作不是很充分,再加上广州那边还有一堆事在等着他呢。于是他就想了一下,要不然我过段时间再来吧,这也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我先回广州看看去。

       这样,1988年的6月底,他就又转身回到了广州。各位,别看他总是在外面混来混去,广州大本营那边管理还有发展很不错。为什么呢?因为有了谭杰在那边撑着,这个女侠是忍辱负重,他跟吴天在一起就是为了拴牢他来支持宝纯的事业吗。现在也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他已经把吴天安排在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山清水秀的地方,跟外界不怎么接触。找了几个小姐轮流服侍他,吴天就等于已经完全归她控制,包括做什么证、章,都从她这块经手,让他干啥他就干啥就完了。吴天他也很高兴,我这出去也干不了别的,我也不出去冒险,反正天天有女的玩,有吃有喝有住的,那就行。

       把他安排好之后,谭杰这不就抽出身来了,她干嘛,密切参与整个虎帮的成员活动。就是你们这帮人谁干啥干啥,有啥动静她都管着,而且她的地位也很高,都知道她。随后她也发现崔宝纯这小子有点不太老实,帮里面很多女人都有关系,但是还没有发展到关系特别近的那种地步,她一直就相信,她和宝纯在一起,那就是绝配,天下无敌,一文一武,谁也挡不住。然后崔宝纯也是乐得让她管一管,毕竟自己出去了,大大小小的事还不得她来,而且谭杰往那一站,好使啊,都害怕,有的时候比他都管用。谭杰眼睛一立,手一动,都直哆嗦,随时一动手,飞刀就出来了。于是他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承认谭杰就是我未来的老婆,老婆最大,到处就给谭杰面子。不过,这都是嘴上说的。他心里头可不这么想,因为这只是权宜之计,他心里面真正想的女人就是毛丽娟。

       你看看,这已经四个月过去了,但是他在回广州之后,一打听,暂时还不知道毛丽娟什么情况,他也挺着急。就这样,随后的一天,他去一个丽山旅社去找人帮他办事,他一进那个大厅,然后从楼梯下走下来一个女人,这个女的对着他很惊讶地叫了一声,崔宝纯这么一看,哎呀,这不是阿丽吗。就这么巧,两个人一下碰了。我跟你们讲,毛丽娟这个人其实她挺邪的,她和崔宝纯在一起就挺邪,但这一次阿丽,她是拄着双拐,过来一下激动得就抱住了崔宝纯。宝纯很惊讶,“你是怎么的了,拄着拐干嘛。”毛丽娟跟他说,“我这要下去吃饭去,算了不去了,你赶紧跟我回房间。”就这样,他俩一起回到了303房间。

       一进屋,阿丽就痛哭,跟他说,“上一次被人抓住了,我在拘留所里让他们关了一个月,然后又被送进了海珠区赤岗麻纺厂工读学校。”到这里停一下,工读学校很多人都不知道,啥是工读学校呢,跟你们简单解释一下,这就是一种专门给那些轻微犯罪的人学习改造的地方,一般进了这工读学校,就在里面收容,待两年才能放出来。但是你们要知道,这个工读学校比监狱那是强太多了,不是一个概念。也就是说,它和一般的学校差不了太多,毕竟是叫学校。然后阿丽接着就说,“我在这工读学校里头就呆了三个月,后来就呆不住了,于是前段时间就找个机会跳楼跑了。”但是她哪有谭杰那两下子,结果一跳下去,把腿给摔折了。“然后我又找不着你,身上没什么钱,我就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我想死你了。”崔宝纯听完,那真是又悲又喜,“没事,见到了就好,咱俩这可真是一波三折,总出岔子。那么从现在开始,后面所有的事就全交给我了,有我在,你啥也不用担心。因为咱有钱,有钱好使,钱一到位,啥都管用。”马上他就让服务员一天三餐,给送好吃的过来,直接送到房间,她怎么能下去吃饭呢,马上又递给了阿丽一千块钱,“这点钱是你这一周的零花钱,你就在房间里头呆着,哪都不要去,安心地养伤,如果你觉得无聊,回头我出去给你买条小狗回来,让你在屋里玩。”阿丽一听,笑了,“那狗就算了,你抽空去帮我买几本书吧,我要看关于爱情方面的故事。”宝纯一摇头,“你不是不识字吗,看书你也看不懂,不过我可以给你买点小人书,还有画棒那些东西。”到这里,毛丽娟呼哧一笑,“我上过初中,怎么不识字,以前我是逗你玩的。”宝纯一愣,“毛丽娟,你……”你们看,崔宝纯堂堂一个大骗子,竟然三番五次被这个女人整得是昏头转向,说句不好听的,这就是上天专门派来治他的,一物降一物。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2楼 发表于: 07-01
       随后这毛丽娟她就在房间里成天看小书,养着伤。一周之后,宝纯安排完了其他的事情,他就把这个阿丽从丽山旅社接到了肇庆大酒店继续养。在这里又过了两周,阿丽的伤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崔宝纯开始带着她花开酒地,吃喝玩乐。领她出去就是说外面所有的一切,只要你喜欢的,你想吃、想用、想玩的,全部都随便来。彻底补偿了这几个月毛丽娟遭的那些罪,奢侈的生活确实容易让人陶醉,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有人对毛丽娟这么好,所以说,她此刻也把自己那颗真心彻底交了出去。两人玩了一周,马上1988年8月1号,这一天崔宝纯告诉她,“阿丽,你先回趟老家吧,然后我这两天要去一趟东北,等我回来之后,你再来找我。你自己在这边,我不放心。”毛丽娟就跟他说,“那我也跟你去东北,你是不是想找你老婆去。没关系,我可以在旅店等你,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宝纯肯定没有答应,“我有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听我的,没错。”这个时候,可以这么说,崔宝纯除了自己杀人越货的事没有告诉她,剩下的基本都说了。而且毛丽娟对他干什么生意,干什么买卖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他能干啥好事。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讲话了,“行,那么就按你说的办,我先回家。”

       她家是什么地方的?云南省文山县,这里是靠近越南边境的少数民族地区,毛丽娟她是白族人,她是长得比较漂亮。她经常就跟崔宝纯说起,哎呀,我家乡有多么美丽,多么漂亮。宝纯也有意想在那边安个家,一个原因是什么,就是以后要是避难藏身,在那边境的地方位置极好,目的是啥,必要的时候可以随时出境。另外跟大家说,崔宝纯他也是真想跟阿丽结婚,一个人你最终必须得有去向,他是真想跟她在一起。所以说,让毛丽娟回家,也就是去做一些准备工作,他俩随后就去采购,买东西。买了两大包好东西,还有一个进口照相机,很贵的。又给了毛丽娟五千块钱,然后告诉她,“你这次回去,选个比较好的地方,位置风景比较漂亮的地方,随后我给你邮十万块钱,盖个小楼房,我们结婚用。”看见没有,他跟谁做承诺,一张嘴就是十万大洋,对方都信,所以说这都成他口头禅了,张口就十万,就跟现在谁一出口,就三百万似的。

       就这样,8月2号,送走了阿丽,8月3号,崔宝纯登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他要去那里完成之前没有完成的项目,可是坐在火车上的他,路过秦皇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快后半夜了。他突然就想起了毛丽娟的话,是否应该去看看他老婆詹玉芬。在长春的时候,韩宝华不是也跟他提起过吗,他一想,出来两年了,一次都没回去过,也不知道这家里怎么样了,既然路过了,不如回去看一看,下车。

       晚上,他就走在熟悉的街道,说白了,就是闭上眼睛,他都能摸到回家的路,对这里很熟悉。就这样,很快京津旅社的招牌就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他在旅社门口这么一站,在那边看边想,詹玉芬这两年过得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样呢,又领了几个小姐在那搞点副业。然后他又想起了两年前他俩分别时候的场景,那些话,那些诺言。如果现在走进去,詹玉芬现在会不会激动得哭出来。可是,就在他要进门的时候,一下子又犹豫了,为什么?他又想起了其他事,别忘了,铁法市两年前就传他开庭,诈骗三万块钱,而且锦州那边疯狂地抓他。如果詹玉芬她要有了别人怎么办,要是她变心了,偷偷地举报自己,或者不让他离开什么的,那就全废了。就这样,他自己一个人在门口徘徊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选择黯然离开。未知的变数太多,还不如就给自己留个美好的回忆算了。悠扬的旋律开始响起,“那苍天从不曾改变,留给我寂寞的誓言,走过人间千百回天涯,又回到深情的原点。那岁月再怎么摧残,我的心不会怕永远,因为梦和爱不会忘记,红尘有你,红尘有你。”就这样,崔宝纯带着一身伤感,转身离开,走上火车,去了滨城——哈尔滨。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3楼 发表于: 前天 20:03
       俗话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果然如此,到了哈尔滨之后,崔宝纯化名于平,于科长,很快就联系上了之前他接触的人,其中有一个小子名叫范树田,他是河北省刑台化工物资公司驻哈尔滨办事处的业务员,由于总公司那边的经理苏俊英来哈尔滨办事处检查工作,提出来近期要用50吨的石蜡,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这些业务员去跑。所以崔宝纯接触到他之后,就说自己这边有40吨,没有50吨。还便宜,这让弄得大家都知道,这范树田十分开心,就告诉他,“走,我带你去见我们老大,然后详谈。”

       8月10号这天,崔宝纯在范树田的带领之下,在办公室见到了苏经理。宝纯一看,对方是一个英姿飒爽、精明干练的女强人。赶紧递上自己的工作证和介绍信,苏经理拿过来一看,没问题,一还。她心里特别高兴,为什么?因为这个时间石蜡的价格还在飙升,已经到了3200块钱一吨,而这个业务员范树田给她报告上来的,说是于科长这边的价格是2600元。于是她就问崔宝纯,“你那边的石蜡是什么情况?”宝纯回答她,“我们沈阳军区想给离退休的老干部谋点福利,但是部队资金不足,所以说这领导就决定想把这个军需物资转入地方市场一部分,量不是很大,只有40吨。”苏经理一听就明白了,“行,那个货在什么地方,哪儿产的。”宝纯不慌不忙,“我们这是锦西石油五厂的56度国标白蜡,每个月拨给我们这边是200吨,只能拿出40吨。现在存放于兴城附近的海军基地仓库里。”接着崔宝纯又拿出提货单递给这苏经理,苏经理接过来仔细一看,钢印大印什么都盖着,确认无疑,然后接着说,“你们是军方,和企业不太一样,这个流程方面不知道有什么要求。”宝纯就回答,“是这样,提货之后,由部队的军车运送,很方便。再一个就是我们这边要求必须现款交易,不能转账,转账麻烦,有记录了。”这大经理马上一拍板,同意,这事就定下来了,“那个范树田,回头你跟于科长去兴城那边,确认之后给我电话,我这边亲自带人带钱去提货。”

       这样,过了两天,崔宝纯带着这范树田,他俩就坐上火车,来到了葫芦岛市兴城海地,到那之后呢,先住下,“不要着急,范树田啊,咱们一起玩玩风景。”那小子哈尔滨的,他也没见过大海,那玩得可开心了。什么情况,一天三顿小海鲜,顿顿都有小啤酒。那边崔宝纯他就跑来跑去的,今天联系这个,明天联系那个,反正范树田是一个人没见着,全是崔宝纯来回传达各种信息,这边又这样,这边又说这说那,这个领导啥意思,那个领导啥意思,全听他说。哈尔滨那边苏经理给他下达的命令是什么,很简单,范树田,你要亲自去仓库里面见到货,你的任务就这一样,用你的眼睛亲眼看到它,然后给我打电话。就这么简单,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可是大家知道,这一切都是崔宝纯编造出来的,他哪有那本领让范树田直接去海军基地看货啊。但是没有关系,这一切都可以用智慧来搞定,他带着这范树田嗨了一周之后呢,又把他领到一个高档海鲜酒楼,一桌子螃蟹啊,大虾,山珍海味什么的就摆上来了。两个人在那里喝,很豪爽地干掉了N多啤酒之后,崔宝纯看准状态,很苦恼的样子,对范树田说,“哎呀,老弟啊,现在挺麻烦的,看你们那边苏经理非要看完货再付款,可是部队这边他的要求是不带现款就别看货,没钱门都不让你进,这什么地方啊,你随便来一个人钱都不带你就随便看,你以为市场啦。你说现在这可咋整,我可难办。”那范树田喝着迷糊的,红着脸,点点头,“哎呀,是不好办。这么说你们是部队,这单子都看了,肯定是没问题。我们苏经理这人吧,她就是太谨慎,她像外面人人都骗她似的,她就那样。”宝纯就赶紧接着话,“这还有啥不放心的,你们是买方,那货要是不满意,你不买不就完了吗,转身就走,谁还能强买强卖给你,多简单的道理。你看看,现在倒好,这事就卡在这了,就动不了,这再耽误几天,我们这边的领导要改主意,那这事就黄了,没戏了。”范树田听他这么一说,赶紧就着说,“于科长,你别着急,一会我就给我们经理打个电话。其实我看这事也不大,是不是?”宝纯一看,时机成熟,赶紧举杯,“行,老弟,那这事你就得使使劲了,你拦一下不就行了吗。来,干了。”

       完后,范树田这小子颠颠地就出去,在外面找了个公用电话,给哈尔滨的苏俊英摇了一个长途,告诉她,“苏经理,搞定了。货我见到了,一点不差。哎呀,我这几天就请这个于科长好几顿饭。”苏经理那边听他这么一说,很高兴,然后就答复他,“请客是正常的,你就好好招待这于科长,费用我都给你报了。”其实这些天都是崔宝纯在请他吃喝,他嘴里要说请的崔宝纯,不就是让自己腰包里捞点油水吗。但是这苏经理真是小心翼翼,她又交待了一下范树田,“咱们这边的钱有点紧张,然后你跟于科长那边商量一下,我带九万块钱过去,剩下那一万四呢,等货到了之后再给。”其余这帮人都这样,这事给你推,推到一定的时候就跟说少给一点,我拖你一阵子,在外面做生意就全是这样。范树田一听,一脸不高兴,他心想,你这个鸟人,这种不守信用的事竟然让我来出头。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4楼 发表于: 昨天 18:06
       没办法,经理交待的吗,事到这地步了,回头他就是很不好意思地来跟宝纯商量这事,把这情况一说,崔宝纯一想,九万也行,这也是大单了,于是他就很勉强地接受了对方这种不讲究的做法。他得到了这信之后,确认了这个苏经理要带钱过来,他赶紧就给天津那边发电报,找王福权。王福权大家还记得吧,他不是在天津和那个贺晓洁要办婚礼吗,还没办呢,这都半年过去了。为啥啊,没钱呗。给他急的发疯。宝纯也知道他的情况,但我不能平白无故给你钱,于是现在有了机会,就把这好事交给了他,让他来一起干。同时那个信兰中他也从锦州返回天津了,这样王福权和信兰中他俩就被崔宝纯通知火速来兴城见面。怎么见面呢,这两小子接到电报之后,一蹦三尺高,快马加鞭,杀到了兴城火车站。然后他俩在火车站的留言板上,看到了老大留给他们的信息,让他俩住进这个站前旅社。一个当时信息不发达,也没有电话没传呼什么的,就是都在火车站留言板,都有自己话在那写着,留言板上好多条呢,不少人下火车就看留言板,挨个看,这也不多说了。但是大家也要清楚,看看那时候没有电话的网络,信息传递是多么的低效,所以说我们今天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

       随后崔宝纯就来到了站前旅社,他果然就见到了王福权和信兰中,给他们下达指令,“你俩先在这里玩几天,不要着急,大客户到了之后,随时听我调令,这一大单马上就要到手了。”这边哈尔滨的苏经理心里头美极了,赶紧准备了九万块钱的现金,用一个棕色的皮箱装着,挺多呢。同时她还带了两个保镖,一个叫张德彦,一个叫李相平,专门护送,星夜兼程来到了这里。见面之后,一顿寒喧,看得出双方都十分的开心,宝纯告诉对方,“哎呀,这拖了这么长时间,最近已经开始军训了,军车比较紧张,那么我得赶紧去海军基地那边安排一下,争取这两天尽快就给你们发货,具体时间等我通知。”然后苏经理他们就住下了。

       这个崔宝纯就假装要去海军基地,实际上他一出去,赶紧喊上王福权和信兰中,三个人打了一辆车直接去了锦州孟庆奇的家里,跟大家说一下,兴城和锦州很近的,你别以为是两个很远的城市,特别近。孟庆奇这边状态啥样?跟大家讲,胖了,红光满面,他的外号叫三杆子,那是因为以前穷的,没营养,营养跟不上可不是杆子吗,最近跟着老大做了几单,彻底发达了,从上到下,从内到外,怎么说,鸟枪换炮,人家现在抽烟,最低都是抽三五,顿顿都得有酒有肉,朋友遍地都是,外面已经有人改口叫他三胖子,不叫三杆子了。

       孟庆奇一看老大来了,那就是钱来了,赶紧热情地迎接。宝纯就告诉他,“咱们就不多说,大客户已经到位,走,三胖子,咱们采蛤蟆去。”啥都明白了,孟庆奇就问,“还在石山这干吗?”宝纯一点头,“石山那块我熟悉,我想再搞一次,这次搞完之后下次再说。走,去石山。”转身四个人就出去坐上了一辆出租车飞驰而去,可是到了石山附近,突然他们看到了比较吓人的一幕。这个公路上排起了好长的车队,车都在那停着,不动啊,一看前面都望不到边,排得很远很远。这怎么回事呢,一打听,原来是那个石山派出所在这里搞检查呢,设的卡检查。为啥?还不是因为他们做了好几个案子,这一边都查得直冒烟了。一听说这情况,哎呀,给他们吓得够呛,崔宝纯赶紧找了个理由,“这得排到啥时候啊,师傅,赶紧调头,咱们改道。”

       去哪儿,就去海军基地,这是个什么地方,这地方可以跟大家说,有山有海,人烟稀少,你想想基地这地方肯定是没什么人。在这个海军基地的围墙外边有一条小公路,这个公路的另一侧就是大片的农田,田地里头种的是玉米,玉米8月底长得挺高了。而围墙有个大门,大门有两个拿冲锋枪的士兵在那把守。然后他们四个人就在那附近玉米地里头都有那个小土路里转悠了半天。崔宝纯看了看说,“得,就在这个玉米地里下手。”这个听了之后,孟庆奇就有点迷糊,“老大,这是海军基地,我有点害怕,咱们能不能换个地,别在这干了,这太吓人了。”崔宝纯一瞪眼睛,“你怕什么啊,军队又不是公安局,你怕个屌,这里其实最安全,就这。”随后崔宝纯就是开始具体布置任务,“就是那边,动手的地点就在玉米地这小路的两侧,在这块,你们就在这藏着,明天早晨四点钟,我准时把人领到这里,来的人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你们看到人来之后,冲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开打。孟庆奇你就负责打那个女的,别人你不管。王福权、信兰中你们两个人就给我打那个男的,给我往死里削,知道吧,越快越好。而且你们必须提前就到这里给我准备好,千万别给我来晚了耽误事,四点之前必须要到。”三个人满口答应,那肯定没问题,孟庆奇都跟他合作三次了,一点岔子都没出。然后就记好了地点,瞅这多远,就在这块藏着,OK,四个人一起返回兴城。
离线李浩海
发帖
2218
学习币
3360
经验值
29290
来自于
  • 天津市
  • 静海县
只看该作者 155楼 发表于: 昨天 18:40
       回去之后,崔宝纯就找到那个苏经理,然后跟她说,“真不容易啊,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怎么安排的呢?部队那边一共抽出来五辆军车和一个排的士兵,明天早上五点准时发车,所以说呢,我们四点就要到那边去办这个交款手续。”又是那一套,那这边自然是十分感谢。就定好三点咱们准时集合出发,今天早早地休息。

       转眼时间就到了,崔宝纯与他们几个集合之后,出去打了一辆面包车。五个人就在夜色中直奔海军基地而来,到了基地不远有一个下坡的地方,然后崔宝纯告诉他,“停车。”然后他指着前面那个围墙大门那个方向,“那里就是了,看见没有。”大家都看着没多远,一瞅,围墙啊,基地都能看着,还能看到士兵呢,站岗的卫兵都能看着。然后宝纯说,“这里边安全要求极高,车肯定是不能随便进,人也不能多,我只能带两个人进去。”苏经理就往那边一看,这没错啊,这就是部队大院,都能看见站岗的了,肯定错不了,再安全不过了,而且这于科长说得也有道理啊,马上她就做出了具体的安排,“行,范树田你和李相平,你们两个人跟着车一起回兴城等我,这边办完事咱们在兴城那边会合,一起吃早饭。张德彦你跟我一起进去。”这个张德彦他是人高马大,身体素质极好,所以说这个女经理就选择了让他跟着,一切安排完毕,面包车就带着那两小子开车走了,然后崔宝纯才放心地领着这个苏经理和张德彦往这边走,就在那小路上走。他在前面走,那两个在后面拎着大箱子,一路上大家是谈笑风生,心情十分的愉快。

       可是走着走着,这都快到那个基地的大门口了,仍然不见孟庆奇他们出来动手,这不应该啊,定好的那个点就在那块,那怎么就没动静呢,两边的玉米地里头就呼呼地刮着风,一点动静都没有。昨天答应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呢,崔宝纯这时候脑袋里各种念头就闪出来,难道他们三个在这埋伏被那个基地的士兵发现给抓进去了,那就毁了,自己这就废了。要不他们记错了时间,现在还没赶过来呢,还在路上。莫亏他们中途出车祸撞死了,这会有N多种可能。然后他就放慢脚步就在那走,可是这人就是不出来,这三个小子。眼看都要到门口了,那两士兵就在前面呢,这崔宝纯心里面就跟炸开了锅一样,急得不行,你想想,要是他们三不在这,一会我怎么向这两个交待,大门肯定进不去啊。不行自己动手剋,关键他没带家伙啊,旁边那个张德彦那壮得跟头牛似的,一拳就能把自己打散架了,而且前面那边还有两个士兵拿着冲锋枪啊,这可怎么办?

       不能再往前走了,这时候崔宝纯赶紧就停下了他的脚步,回头就对着苏经理说,“这样,你们在这等一下,我去问问,看看就是办手续那个人来没来。”那头就答应了。随后宝纯他独自一个人慢悠悠地就向着这个卫兵走去,以了跟前,崔宝纯很在礼貌地跟那个卫兵问了一句话,“你好,这条公路前面通往什么地方?”那士兵简单地回答了一下,“前面再走不远就是北京了。”“好好,到北京了。”崔宝纯随后又跟他简单地客气了几句,转身就走了回来,你看这招好吧。因为这个苏经理他们离这个士兵还是有一点距离的,她也根本听不清崔宝纯他们之间说了什么话,就看着崔宝纯跟他说话了。宝纯回来之后就开始告诉他,“哎呀,办手续的那人还没来呢。我们别在这等,人家跟咱们说了,别在这边晃悠,去那公路那边等着。”你看看,他说得挺有道理吧。这样崔宝纯就带着他俩颠颠地往回走,要去刚才停面包车的那地方。然后这路上他走得就很慢了,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和这两人说着话,一边这脑袋里飞速地在运转,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会要是出现了意外,怎么办?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在那个面包车的位置又呆了一会,周围还是一片静悄悄,这崔宝纯就没招了,什么也不知道,那两个人还跟鬼一样贴着他。他们几个人就只能在这里干等,走也不是,等也不是。过了一会,崔宝纯的心里头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难受。苏经理也坚持不住了,时间太长了,然后她就跟崔宝纯说,“于科长,要不你去那边问问去?万一他从别的门进了,到了呢,咱们可能还不知道,不能在这干等。”大家都没手机,崔宝纯一听,是,没招了,“那你俩就先等着吧,我再过去看看什么情况。”